月度归档:2015年07月

当谈论“学区房”频道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部门老大组织了一次部门的头脑风暴,讨论“学区房”的玩法。

部门讨论出来的买学区房用户痛点如下:

  1. 教育政策变动性大,也许今年这个小区是重点学校的学区房,明年又不是了;
  2. 各个学校招生规则不统一,有些重点学校是区域就近招生,有些则是就近加考试;
  3. 学区房很难做到一步到位,毕竟满足该套房子既是幼儿园、重点小学又是重点初中的学区房非常非常少;
  4. 学区房的价格普遍虚高,价格混乱;
  5. 用户在网上寻找真学区房的过程遇到的假信息假广告太多;

针对以上用户痛点,对应的解决方案是:

  1. 雇专业的调研团队去专门研究各个地区的学区房信息,保证官网“学区房”特色频道上所有的房源都是真实可靠的。

 

以上是我们产品部在经过简单的头脑风暴之后的结论,但这个结论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我心里想,不对,这肯定不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当同事问,解决以上这些用户痛点之后,能不能使用户就选择我们的平台去购买学区房?我的回答是“NO”。

如果让我选,我会选择不做学区房频道。

何为“学区房”?其实市场上没有一个标准的概念解释,姑且理解为能够取得排名全市前百分之三十的幼儿园或者小学学校就读机会的房子吧。为什么会有学区房?全因当今社会教育资源的不公平配置,让教育资源偏向于某一些学校。而教育部出台的政策规定,学校入学按照就近原则按片区划分入学。有政策就有对策,“学区房”就是有钱人让自己孩子享受更优质的教育的一种途径。这种现象公平吗?我并不想评论它公不公平,因为对于有钱人来说,他们通过自己努力挣的钱,让自己的孩子能够享受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好教育环境,这是无可厚非的。而对于穷人来说,这肯定是不公平的,自己的贫穷如果严重影响到下一代享受公平教育的权利的话,这岂不是在辈代之间加剧了社会的不公平性?不是说好的“生而平等”吗?

而作为一个房产电商平台,在这种取利和取义的决断之间,我建议是取义。不做这种时刻会因为政策而模糊而摇摆不定的房产衍生品,给社会树立一个正面的企业形象,用企业的团队力量来为实现社会更加公平这一愿景出一份力。“居者有其屋,居者乐其屋”是好屋美好的企业愿景,让每个人都能通过好屋平台住上属于自己的房子,让买房这件事情并不遥远。而“学区房频道”是给有钱人钻教育政策空挡的机会,不要更好。我们是一家创业型公司,要想能够以一当十,跟行业巨头抗衡,并最后想赢下去的话。走正面,赢取群众信任才是唯一的途径。所以,我的意思是不做。

如果非要做,那怎样把它做好?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我们要想卖好“学区房”,前提是我们已经卖好房。用户基础是关键,毕竟“学区房”只是众多房源中的一个分类而已。买房,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不管是普通家庭还是富裕家庭,在购置一套房产的时候,都肯定是谨慎又谨慎的。上百万的房产,无论多有钱的人家都不会儿戏。而寻找“安全感”是人的天性,购买房产相信绝大多数用户首先想要保证的一点是资产安全。回想几年前支付宝刚推出的时候,我和我周围的人都持着怀疑的态度,觉得网上把钱付了,人家很容易圈钱跑路了。但是,支付宝一路走来,通过一开始的公关辟谣,教育用户和市场,到现在让上亿的用户来跪舔它。靠的不是概念的创新,而是让一小波一小波的人,在小小的尝试使用之后,没有让他们失望,然后用户群就像滚雪球一样,变得越来越多。用户的信任是靠一点一滴的积累的,做人也一样。

第一、建立正面的积极的好屋中国学区房品牌;(宣传“好屋不是卖学区房,而是给孩子的成长过程提供多一种可能性”。)

第二、在学区房频道的运营方式上,采用重金担保或者签订对赌协议的形式,让顾客对真学区房房源有信心;

第三、雇一个对学区划分制度有研究基础的专家团队,去评估每一所重点小学、幼儿园的在售学区房;

第四、采用饥饿营销方式,定时定点抢房源,而且房源保证真实可靠,性价比比同行业的电商平台要高;(只有房价比其他平台更低,噱头才是给孩子成长提供多一种可能性;要是贵了,那就是给富人家的孩子提供多一种可能性咯。这个价格的度得把握好。)

第五、引导媒体和大众去讨论好屋中国学区房的饥饿营销效果。